春节过年回家用这几招击退长辈逼婚

说到逼婚,我好奇一个问题:你们是真不想结婚?还是你们其实很想找个另一半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,然后心里的痛处被你老爸老妈戳中了,所以莫名地感到不耐烦和暴躁?


要是膝盖中枪的话,跪着看完全文也行,这篇不长,我举四肢保证。


最关键的,别想着“说服”父母,跟他们说什么自由啊、空间啊、缘分啊,那都药丸。因为他们的逻辑永远比你强大:


你说幸福不一定要结婚,他们会说自己是过来人;

你说自己还小还早,他们会说这是为你好;

你说大城市这个年纪都单身,他们会说你不够孝顺;

你说自己还没遇到对的缘分,他们会说你找得还不够勤奋……


想象一下面对网络喷子时候的无助感,那面对父母时的无助就增强十倍,因为你总不能像对待喷子那样扔下一句“你高兴就好”然后转身离开吧?


所以,敌人很强大,蛮力不好使,必得有策略,而核心策略是三点:1)先发制人;2)以理服人;3)以情动人


1)先发制人


从心理学来说,人在示弱的时候,最容易激发他人的同情心,对方的善良面会被你激发出来。


戴维•迈尔斯在《社会心理学》里也说到,自我贬低是一种很巧妙的自我服务,因为它很像安抚心灵的定心丸。一句:“我太笨了”可能会引发身边的朋友安抚说:“你做得很好!” 


所以,你不能摆出要跟父母讲道理的强者姿态,那样会激发父母的“战斗欲”。要知道,小孩子才争对错,咱们成年人只解决问题。



所以,你得先发制人地示弱,比如:一进家门,就跌跌撞撞哭晕在厕所:“爸!妈!我今年又空手回来了!我又没找到男/女朋友啊!你们说,你们说,我都快30了还没找到,这下半辈子可怎么得了啊?我对不起您二老,让你们蒙羞了!”声泪俱下、泣不成声、直不起腰。


等到正月走亲戚的时候,你还是死赖着不去,抱着你爸的裤腿说:“爸!你看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家的孩子们都能打酱油了,我连个男/女朋友都没有!几十年了,我的人生这么失败,怎么有脸去见七大姑八大姨二大叔三大婶们?!我不能给你们丢脸!我就在家吃泡面、面壁思过!”


(我的演技略浮夸,反正意思你懂就好)


这么一来,父母的同情心就被你激发了(当然,你得先确保自己是亲生的),都会开始心疼,一部分甚至还会跳起来:谁说我女儿/儿子失败的?你可是在拼事业,哪像他们,不思上进,没事儿就只能结婚生孩子!


当然了,这么做可能还不保险,他们虽然不再唠叨结婚了,但是……有可能会让你去相亲,以证明你不是找不到男/女朋友的人。


所以,以下锦囊可以备着,关键时刻再拆:网上找几个长相欠佳的异性照片,拿给你妈看,说“妈,你看啊,这个,还有这个,都是闺蜜/兄弟们给我介绍的男/女朋友,他们都没看上我!再相一次亲,只要人家看不上我,我就不打算活了!”


把你妈吓得……赶紧退了跟王阿姨的约,让她儿子下午别来了。


总结一下,先发制人的核心是:自揭其短,让别人无话可说,转而站在你这一边。


2)以理服人


不排除一部分父母是理性派,那我们得用理性怼回去。


我在《我们的独立思考:既不独立,也不思考》里说过,在论证一个观点的时候,必须有足够有效力的证据。


隔壁老王家的小王也没结婚,也过得很好,这叫有力证据吗?不叫,这只是个体案例,懂逻辑的父母来个反例,你就瞎了。


那什么是有效证据呢?


这个简单,现在请打开中国知网(www.cnki.net),搜索“婚”、“婚龄”此类字眼,然后用通(hu)俗(you)易(fu)懂(mu)的语言将论文结果概括出来,比如像这样:


《新生代流动人口初婚年龄及其影响因素分析》(刘厚莲,人口与发展2014年第20卷第5 期):“新生代流动人口初婚年龄影响因素方面,性别、户口性质、民族、自身受教育水平、配偶受教育水平、流动特征、就业特征方面是重要的影响因素。实证结果表明,新生代流动人口初婚年龄表现出男高女低、农业户口低于非农业户口、汉族低于少数民族的特点,且随着自身和配偶受教育水平增加而推迟……”


——“妈,你看,受教育水平越高的人,结婚越晚,他们那么早结婚是因为受教育水平不高”


《高校扩招对我国初婚年龄的影响_基于普查数据的分析_》(刘昊,人口与经济2016年第1期):“对于男性已婚比例的下降,可能与男性在30 岁以前仍处于因受高等教育而积累实力的阶段,为积累更强的实力而推迟初婚。对于女性的已婚比例下降,与前述研究认为高等教育可以增加女性的婚嫁等待时间较为一致……”


——“妈,你看,我晚交女朋友、晚结婚,是因为正在积累更强的实力,给你找个更优秀的儿媳”;“妈,你看,我晚交男朋友、晚结婚,是因为我有更多资本耐心地寻找合适的人”


《初婚年龄的影响因素分析基于CGSS2006的研究》(王鹏,吴愈晓,Chinese Journal of Sociology2013年03期):“在城市户籍居民中,父母的教育程度越高,子女的初婚年龄越晚;兄弟姐妹越多,初婚年龄越早。”


——“妈,我晚结婚的原因是,你跟爸太有文化……”


顺便说一句:我在找论文的时候,发现网上有人悬赏一篇论证晚婚有利于婚姻幸福的论文,你们感兴趣可以写写,不仅赏金丰厚,还能名垂青史!


3)以情动人


如果以上都不管用,那你一定是……遇到了假的父母……必须祭出我最后的杀手锏了!


我在《很难说服别人?因为没用这个套路!》中里说过,Emotion wins。以理服人是治标,以情动人可以治本。


如何以情动人?我们需要找到那个发力点,也就是父母的真正诉求。


我有个发小,也在上海,我们两家的父母也很熟,所以她妈妈就拜托我妈妈多照顾她。有次我听到我妈在给发小打电话,说:XX,你也到了年龄了,找男朋友这事儿该好好上心了,要不越大越不好找了啊。


我当时的火气噌地就上来了:原来我妈也跟那些总操心别家孩子私事的七大姑八大姨一个样!于是没好气地说:妈,你别老管人家的私事,这样很不尊重别人。


可能语气不太好,我妈一下愣住了,过了很久才说:这孩子我从小看她跟你一起长大,心地特别好,现在一个人在上海打拼那么辛苦,应该有人疼疼她。可能管得有点多了吧,但你是她的朋友,你人脉广,怎么也不帮她介绍一下呢?


当时听了有点触动,不是因为认同她的观点,而是突然意识到,我们的出发点都是一样的(希望发小更好),但竟然采取了完全相反的行为。


或许真的是因为成长环境不一样。他们上学的时候,一直被教育着要以国家兴亡为己任,后来进了国企,被教育要以集体利益为先。


之后养育了子女,赶上计划生育,又不得不以唯一的孩子为先,想着给他们最好的教育,之后孩子大了,但家里的父母又老了,又以父母为先。



几十年里,他们成为过这个国家的人民、企业的职工、我们的父母、他人的子女……却唯独没有成为过哪怕一天的自己。


从未有人跟他们说过:为自己而生。


所以,等现在退休、孩子大了、老人也逐渐去了之后,他们突然发现,一直寄托在国家、集体、子女、父母身上的“自我”竟无处安放了。


而且,他们当年越是给孩子更好的教育,孩子长大后跟他们的观念冲突就越大。


除了无处安放的自我之外,社会变化也让他们无所适从。


我妈的朋友被人在网上骗了钱,打电话跟我妈哭,我妈安慰她说:钱可以再挣,身体要紧,反正家里也不缺钱,再说认清一个人也是好的。


结果她朋友说:“我知道钱可以再挣,我是觉得自己太没用,年轻人说的什么网上支付,我根本不会用,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。


前阵子觉得孩子们上班太忙,去超市买了吃的给他们送家里,结果他们让我别操心了,说现在菜都是在网上买的,根本不需要我做这些。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帮他们做什么。你说,我们是不是被社会淘汰了?”




无论是我们自己、还是父母,其实我们的行为都是特定生存环境下的产物,无不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获得心理上的慰藉,让我们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意义。


大多数时候,我们都没有谁想要故意折磨谁。他们只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安放自我的去处。


然而,号称受到更高等教育的我们,为什么就不能帮助父母在晚年的时候找到自我呢?


比如,帮助父母发现兴趣爱好。他们这辈子都是被习惯牵着走,已经无法理解什么叫爱好、什么叫选择,并且已经把生活跟生存画上了等号。


所以,你需要让他们见识那些从未见识过的世界,就像帮你自己发现兴趣爱好时候所做的一样。你不也是在尝试了多份工作之后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吗?


所以,找个时间,带着他们去跑跑步,陪他们去参加一次厨师班、画画班,帮他们报一次旅游团,背着相机带他们去公园……这些你跟朋友一起做过的事情,为什么不可以拽着父母去做一次呢?


兴趣爱好的力量有多大,去看看晚上8点半的广场舞就知道了。大爷大妈们跳舞的时候,仿佛像找回了失去几十年的自己,又重新拥有了全世界。


除了兴趣爱好,你还可以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内在驱动力,重燃对生活的热情。不妨找个时间,跟他们聊聊年轻时候的故事。


我们总觉得自己应该有自己的人生和理想,但似乎理所当然地认为,父母就天生没有这些。其实生而为人,我们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自己的小怪兽,不妨帮他们挖掘出来吧。


跟他们聊聊以下这些灵魂问题,或许会有惊喜:


老爸/老妈,你这辈子最开心的“完美”一天是什么样的?

老爸/老妈,如果你能改变长大过程中的一件事,会是哪一件?

老爸/老妈,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?

老爸/老妈,你上次在别人面前哭是什么时候?自己哭呢?

老爸/老妈,我长到这么大,你最喜欢什么时候的我?

老爸/老妈,你觉得,我跟你性格方面最像的是什么?

老爸/老妈,你喜欢哪个明星?他/她身上的哪个特质最吸引你?

老爸/老妈,你年轻时候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?

老爸/老妈,有没有什么事是你一直梦想去做而没有去做的,为什么没有做?

老爸/老妈,你最糟糕的记忆是什么?

老爸/老妈,你更喜欢你的爸爸还是妈妈?(他们小时候常常问你的问题,为什么不能问一问他们呢?)


我们这一代人,常常自称“迷失”的一代,每天都在“认知自我”的路上艰难行走,试图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中发现自己的内心,从而可以follow my heart。


但在我看来,父母那一代,才是真正“迷失”的那一代,他们连“认识自我”、“follow my heart”的意识都不曾有机会听到过。


所以,这个春节,为父母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吧。


评论回复

  1. 回复 永哥

    怎么就没人评论呢?“follow my heart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