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理短小说故事

【推理只是辅助案件的一种方式,司法依旧建立在证据之上】——方北辰如是说
白色的门帘被“唰”的一声拉开。
一具浑身赤裸的少女平躺在解剖台上,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尸体,心头不由
的一阵乱跳。
教授曾仕文扫了我们一眼说:观察距离五米,30秒后说出死亡时间、死因、可以
扩展补充,这次考试不纳入学期成绩,但给予加分。
10分钟之前。。。。。。。
公安医院解剖室
我和室友宋胖子、方北辰以及九名同学站在解剖室的门口瑞瑞不安。
宋胖子从兜里掏出小镜,捋了捋刘海,正了正衣领。
我嘿嘿一笑说:一会是看尸体,又不是相亲,你美个什么劲啊?
宋胖子一本正经道:你懂什么,这是对人的一种尊重,古话说的好,百事孝为先
,万事死为大,无论活人还是死人,咱们都得拿出点态度,已示真诚。
方北辰把手轻轻的搭在宋胖子的肩膀上幽幽的说:古话还曾说,人殡头七,魂不
散,听说里面躺着还是一没过门的大姑娘,你弄的这么帅,不怕被她相中给你带
走?
宋胖子听完嘴皮一哆嗦:娘的,大白天说鬼话,甭吓唬我,我可是无神论者,在
我心中只有党和人民,就算一会这女尸站起来,我也是微微一笑,绝不动摇。
话音刚落,曾教授从解剖室内推门走出,干黄的脸没有一点血色,扫了我们一眼
后轻声说:“都进来吧”
“这女尸也太漂亮了吧!这身材。。。”宋胖子咂咂嘴,一副惋惜的表情。
我没理会宋胖子的感慨,紧忙掏出笔在本子上做下记录。
四周安静的出奇
“唰”的一声门帘被拉上,30秒转瞬即逝。
宋胖子侧过头看看我和方北辰说:“我靠,我才看完上半身。。。”
曾教授站在一旁缓缓开口:“陈墨,你先说吧。”
我翻开笔记本干咳了两声说:死者性别,女。身高172,面部无鱼尾纹,勃颈处
有呈半圆形状黑紫色瘀痕,因距离所限无法使用同位素测定死者眼球年龄,但从
皮肤上可看出无细微皱纹,五指张开僵直,光滑,可推断年龄约21至23岁,左侧
肋下有3厘米贯穿伤口3处,人被利器扎入,会有大幅度扭动,所以伤口比刀口宽
一厘米,直径2厘米的凶器应是水果刀,完毕。
曾教授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看向宋胖子。
宋胖子也点点头说出俩字:“同上”
曾教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:做补充!
宋胖子无奈翻开笔记本说:女性、172、胸围89、腰围64、臀围87。。。。
“噗。。。。”周围同学都乐了
曾教授叹了口气说:一会把你们的笔记都交给你,现在还有谁做补充,方北辰,
你讲讲。
方北辰并没有做笔记,笑着说:刘诗琪、女、21岁,兼职人体模特、身高174、
独住, vscsfcs香水的忠实拥护者、喜欢发短信、无婚史、3天前在天姿做的美
发、最近酷爱化妆但水平一般、为人马虎、喜欢睡懒觉、刚过生日、有个闺中密
友,但却被这个朋友妒忌,她还不知情。。。。
方北辰转过身边说边往外走,我们几人包括曾教授都听得目瞪口呆。
你去哪?曾教授问
方北辰摆摆手说:又不是死人,别折腾了,我还没吃早饭呢。。。
啥?我和宋胖子相互对视一眼,感到莫名其妙。
方北辰!你站住!
一个女声从我们背后传来。。。
我听得毛骨悚然,这屋子里都是男的,哪来的女人声音。。。
我后背一阵凉气窜出,缓缓的转过头
一个漂亮的女孩在门帘里露出一个头,气鼓鼓的看着我们。
我滴妈呀!诈尸啦!!宋胖子嗷的一嗓子跌坐在地上。
中午,公安大学北食堂
“什么!你说那些伤口,淤青都是人为化妆的”?我和胖子一脸诧异的盯着方北辰。
方北辰不置可否的点点头。
我皱了下眉问:你说的那些是怎么看出来的?忒神了吧,说的我们一愣一愣的。
宋胖子咬了口包子说:就是,真的假的?
方北辰笑而不语
我和宋胖子对视一眼,宋胖子放下包子,起身一拱手道:“大侠,吾等山野匹夫,虽本性顽劣,但尚有一颗报国安民之心,还望大侠指点迷津呐!”说完就要弯腰下拜。
方北辰忙扔下筷子双手搀扶说:壮士羞煞我也,快快轻起!
我和宋胖子用一脸虔诚略带萌的表情看着他,一副预知后事如何,请马上分解的神态彻底击败了方北辰。
方北辰站起身将餐桌上的盘碗碟子一件件挪到另一侧的空桌,然后对着宋胖子指了指桌面上说:躺下
宋胖子点头一跃,平躺在了桌面上
方北辰拿起一根筷子对着我说:现在我们把时间推移到2小时前,假设这就是公安医院解剖室。
我点点头
假设宋胖子就是上午的那个女孩。。。。
我摇摇头。。。。
怎么?方北辰问
我说:这个假设,太难了。。。
方北辰嘿嘿一笑拿着筷子在宋胖子身上从头到脚比划了一下说:姓名,年龄我是在她左脚脚趾上挂的尸检牌看出来的,当时女尸身高的确是172,但人死后身体肌肉会僵硬,背部呈略微拱形,所以女尸原身高为174。。。。。
(未完待续,谁接写。。。)

评论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