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职场底层的两段失败经历

 

在网上我的职业形象一直很光鲜,大家都觉得我很顺利。


但事实上我毕业后三个月内就经历了两次离职,工资花光了,完全没存款,而且个人自信降到了冰点。


正好最近有个描述社会底层人群的词特别火,这一下子就让我想到了我自己。


我自己就是这么一个“底层人士”,大学毕业以后一直都租房住,哪怕是现在为了方便也是在公司附近租房住,你说我创业吧,一家小公司,做点小生意,比不上BAT一根汗毛,号称要做中国英语培训市场的老二,然而至今遥遥无期,绝对的社会底层。


你说我回去打工吧,那也还是做普通员工,当不了高管,我这个性格也不适合当所谓的“职业经理人”,仍然是社会底层。


尤其是最近的新闻,让我不由想到了刚毕业时候的惨淡。


在我个人的职业生涯初期,我有两段比较重大的失败。


我在职场的两段经历

第一段是刚毕业时候,处处受挫。


跟大家想象的那种我很厉害啦,一切都非常清楚啦,一开始就把一切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啦完全不一样,我刚毕业时候找不到工作,就是找不到,怎么都找不到工作。


为什么?因为我六月份毕业时候,由于学校的一些人为阻碍,导致我们全班一个签了offer的人都没有,就业率为百分之零,结果就业指导办的老师把我们恶狠狠的骂了一顿,说我们班为什么就业率这么低,太难看,不予毕业,毕业证书都扣着了。


最后找来了始作俑者班主任,大家集体逼宫,她想出了个馊主意,搞了个就业协议承诺书之类的东西,让我们大家赶紧签了,默认找到工作了,然后就把我们的档案统统打回家乡的人才市场,幸好我的户口一开始就没转到大学,保留在原籍,所以省了很多麻烦事。


学校宿舍也封了,证件也都拿到了,没别的办法,我只能回苏北老家。


6月12日,我正式开始了找工作的历程——这个时候彻底错过了校招黄金期,我遭遇到了历史上最惨烈的求职寒冬。


虽然那时候已是炎炎夏日,在家里吹着大吊扇吃着西瓜,优哉游哉的上网浏览招聘网站,一个个去投递,我基本上把我看好的公司,都投递了一圈。


然而没有一家公司给我回复,连面试通知都没有。


我开始有点慌神。


那时候我只想在苏锡常地区找工作,没想过去上海,始终觉得上海太可怕太繁华了,我承受不住。


但是随着长时间的投简历消息石沉大海,我越发恐慌起来,就连出门都不好意思跟邻居打招呼,觉得自己太丢人了。


在那个时候,给我压力最大的,是我的父亲,几乎达到了天天问题三日一小骂五日一大骂的程度,终于在我回家的第三个周末,他和我大吵了一架,或者准确来说,是他单方面的对我各种羞辱和贬低,而我只能满腹委屈和不甘,默默听着。


和找不到工作,接不到面试通知比起来,更糟糕的是,我不仅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工作,我更不知道,我想做什么工作。


完全找不到方向和出路。


在折腾了大概一个月后,我决定不管了,先远离家乡,远离处处看我不顺眼的父亲,先去苏州落脚,再去找工作。


于是我揣上了妈妈给我的两千块钱,就这么拎了个行李箱,坐上大巴车出门了。


不知道是我天生和苏州这座城市不和还是怎么的,总之我这辈子去过苏州一共就寥寥数次,每次都肯定要被宰,尤其是在刚毕业,最贫困最惊惶的时候。


两千块钱能干什么?而我还得保证在这段时间里迅速找到工作,加上我这人天生自尊心强烈,坚决不再跟家里要钱。


所以当时在苏州,哪怕是被司机或者大妈师傅们宰个一二十块我都心痛的肉疼,这导致我对苏州的印象极其糟糕——这是一个非常不规范不文明,对外来人极度不友好不礼貌的城市。


在苏州我唯一的好运,就是遇到了后来终身的好友,猫仔。


猫仔和我的相识是在苏州火车站外面的麦当劳,我那时候经过朋友介绍,要投简历给他,希望他能引荐一下,结果简历刚发出去10分钟,他就短信问我在哪,离火车站近不近,近的话就来,他刚好在。


当时我连午饭都没吃,饥肠辘辘的赶紧过去,看着他在麦当劳里津津有味的一口口吃汉堡,麦当劳我也根本吃不起,只能忍饥挨饿,毕恭毕敬的叫他“陈经理”,把简历给他。


那时候他在我心里是无比崇高的,因为同样是年轻人,他把自己未来的路全都理清了,而我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,或者说,我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,但我根本不知道要通过什么手段去实现。


他还算耐心,仔细听完了我的絮絮叨叨,然后告诉我,想要实现我的理想,猎头最适合我,不要没头苍蝇一样乱找工作乱面试了,瞄准了猎头找,就是没错的。


随后他答应我会把简历转给领导,推荐我去号称中国华东地区最大的猎头公司上班,因为我有英语特长,所以肯定没问题。


那时候我其实已经接到了一份游戏公司的offer,包吃包住月薪还行,我没啥意见,但我不认为我应该做这个,我那时候对互联网和游戏也根本不感冒,虽然当时的我压根儿没想到,若干年后我居然会又回到互联网这个行业。


于是我等啊等,等了一周,这时候遇到一个严重的问题,我的两千块钱快花光了。


我非常着急。


之前写《猎场》的文章时候,我说过没有经历过这种阶段的人,很难体会到郑秋冬的寒酸,窝囊,暴躁,以及惊惶,更难感觉到胡歌的演技是真的好。那个时候我就是这种标准的惊惶状态,处处受气,处处害怕,又特别易怒,经常和人吵架,感觉处处都要钱,完全没有办法。


尽管如此,这时候我还是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,之前我只是耳闻过猎头这个工作,但我完全不知道这行具体的情况,于是我发挥了我的互联网搜索能力,在网上大量的调查,把这份工作调查的七七八八。


正好我看到了网上有一家猎头公司的招聘启事,在上海,于是我就试试投了简历,结果当天就让我去面试。


那个职位是要做海外寻访,也就是挖外国人来中国,当时他们也做了一个很大的案子,非常得意。


一面二面都比较顺利,我用英文口语加我搜索到的猎头知识,顺利过关,当天就拿到了offer,于是在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进入了大上海工作。


按道理来说,不论怎样,都顺利入职入行了,但我没想到,很快我就迎来了第二大失败,这次失败的打击,对我来说更加严重。



我在职场的两段失败经历

这第二大失败,就是我初入职场颠沛流离,一直到半年以后,我才慢慢稳定下来。


初来上海我没啥美好感觉,就是觉得什么东西都很贵,根本不敢出行,而且工资也不高,但这些都是次要的。


最主要的是,工作了一个月后,很快工作就上手了,可我发现,我在这家公司根本学不到东西。


这种学不到东西,指的是,我的上司完全不能给我提供任何有效建议,我的工作也完全没法深入,我也很难去琢磨思考如何开展更深一层的工作,每天就是查linkedin,打电话,要简历,别的就没有了。


而且更要命的是,这份工作要熬夜,因为有时差,我就跟老板说,我上午不来上班在家睡觉,晚上来工作行不行,结果老板说不行,还是得每天9点上班,然后我得一直工作到夜里十一点。


这就造成了我上午无所事事,就等着晚上倒时差的诡异情况。


所谓垃圾小公司,无非如此,待遇低,学不到东西,工作时间还长。


做了一个多月,我就顺利转正了,但是在转正的前一周,我打定了主意要离职,不想干了。


在那个时候,其实我对猎头仍然属于一窍不通的状态,我迫切需要有个好点的公司,来对我有一个系统培训。


这一次找工作就简单多了,我很快摸清了上海外企猎头圈的大门。


五大是进不去了,但是我可以进一家相对比较光鲜的外企猎头商。


于是很快我就靠着自己的能吹能侃,接到了offer,这次是外企哦,在那个年代对我这么个小朋友还是非常光鲜有吸引力的有木有。


然后我很快在这家公司,体会到了什么叫残酷。


工作不到一周,我和顾问的磨合之间就出现了严重的问题,他们认为我工作表现太差,不让他们满意,完成不了KPI


但我真的是有苦说不出,我希望能有一些深入系统的培训,然而根本得不到任何指导,或者这么说吧,顾问自己都什么也不懂,她们只懂一件事,那就是努力,加班,依靠数据库,不断收简历,发简历,投简历。


这种根本不叫猎头顾问,而叫职业介绍所,而且还是那种特别低端,毫无技术含量的中介。


但那个时候,我作为一个新人,根本不敢质疑顾问的权威,觉得语速飞快,一张口就是专业名词的她们都很厉害,虽然我隐约有些疑虑,既然大家都这么厉害,为什么没有人跟我说过一次,我们所做的行业整体具体什么情况,候选人每天的工作细节具体有哪些。


老实讲,听公司绝大部分顾问,尤其是女性顾问打电话,我个人的感受和任志强一模一样:

 


所以我每天的工作,就是依靠公司系统内网的数据和顾问有的list,让我一个个去打电话,不停的打电话,收简历,发简历,写报告,忙的四脚朝天,毫无章法,经常出错。


这就像是一个最底层的电话销售,而当时类似我这样的电话销售,一共有好几十个,公司完全就是散养态度,完全没有像面试时候承诺的那样给什么培训或者指导,丝毫不在乎,大浪淘沙,留下能干好的,干不好的就开掉或者逼着他走。


当然,以那些顾问的水平,基本都入行三四年就能当顾问,甚至很多才做了两年,她们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培训。


没办法,那时候上海滩的外企猎头顾问,平均就这么个水平。


这也是我对很多号称什么规模庞大什么XX厉害什么客户都500强的吹逼猎头公司非常反感的直接原因。


但这些还都只是次要的,最重要的是我那时候的精神状态,受到了严重打击。


以我的背景,三本,农村,除了会点英语和吹逼外一无是处,我整个人都是在惶恐不安中的,工作之余,我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:


Do I got it?


这里的it,就是指才能,或者说潜力,我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力,机会,在上海这样大城市立足,看着日益飞涨的房价,和我的几千块钱的工资,我感到非常惶恐,一种望不到未来的焦虑和绝望,时时刻刻缠绕在我心头。


而在这种情况下,我的上司动不动就对我百般打压和刻意贬低。


老实说我很难想象,这些留过学工作又是在光鲜外企的人,管理风格是这么的low逼。


她们对我的训话,主要集中在两方面:


第一公司发展势头不是小好,也不是中好,而是一片大好,前景无限,这么好机会,你不把握,可惜了。


这条对我基本没用,因为公司做大了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基本工资还是只有三千,包括总部的老大来公司视察,假惺惺的装着亲民的问员工在公司幸福感如何的时候,我也只想问一句When can I get a  fucking raise? 他们去高档餐馆大吃大喝,而我每天午饭只能吃12元的便当,有时候还没钱吃晚饭忍饥挨饿,你他妈作为大老板,这时候跑过来问我在贵司工作幸福感如何?可去你妈了个逼的吧。


第二就是对我指指点点,处处看不顺眼,各种打压和威胁恐吓,Sam啊你这里做的不好,那里做的不对,这也不行那也不行。


我的前上司们对我说过两句话我印象最深刻。


第一句是,上海不欢迎没有能力的人,公司也不欢迎没有能力的。


言下之意就是我没能力咯?


第二句是,我的表现如此之差,就算我以后去别的公司找到工作了,如果对方来做背调,她也会好好参我一本,说我坏话的。


大家现在试着体会一下,作为一个各方面背景资历都一般般的人,遭到了如此的职场待遇,被上司全方位的摧残和打击,你会是什么样的心理?


那是我最难受的时刻。


从那家公司离职很久之后,我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们要对我如此残酷,如此的全方位摧残,有必要吗?想让我走也就一句话的事嘛。


一直到我跟猫仔再度相见,讨论起此事,他才一语惊醒梦中人:


你傻啊,她们就是想让你主动离职,而不是开除你,这样她们就不用给你赔偿啦!


这个事实真相我后来才知道,但当时我是真的陷入了极度的自我怀疑和终日惶恐中。


当你在一个全部都是傻逼的环境里,并且他们每天都说很多遍你才是傻逼,他们才是聪明人的时候,请问你用什么来坚信,只有你一个是正常的,别的人都是傻逼呢?


所以同学们,不要太把你的上司当回事,不论是什么国企外企私企,傻逼的数量远远是超过你想象的,不然为什么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做出成就?大部分人一辈子都碌碌无为?很多时候,真不一定是你有错,而是别人有问题。我希望大家都能记住我的教训,对自己一丝一毫的怀疑都不要有。


但在那时候我还是感觉整个人的天都塌了下来。


可能是我天生好运,在我职业生涯最灰暗的时候,我在那家公司什么都没有得到,得到的只有碧池们整天的嘲讽打压,在这种时候我仍然收获到了真诚的友谊。


我和别的组的同事都相处愉快,她们一直在不断的鼓励我,认可我,欣赏我,和我一起在背后吐槽我的老板,尤其是当时全公司最漂亮的女孩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勇气,让我才能慢慢走出那段阴霾。


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当时公司的一个外国实习生小哥,对公司的一句评价是,


Everybody here is so mean and bitter. They are just like rats, no bigger vision.


于是我最终还是决定离职了。


这是我毕业三个月内的第二次离职,工资花光了,完全没存款,而且个人自信降到了冰点。


我深切的怀疑,自己到底能否在上海立足,对自己的理想,更是产生的严重的动摇。


我的同事吉米,无意间和我吹牛时候提到,他的一个哥们,之前在五大里做事,做了大概十五年猎头,这种资历的猎头,在整个上海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,现在自己创业了,急需要人,你有没有兴趣?


于是在吉米的引荐下,我见到了吉米说的那位朋友,并且老老实实原原本本把我在原公司里的表现说了出来,都不用他去背调了。


让我意外的是,他认真考虑了一会,说决定要我了。


于是,我在这家公司一待就是好几年,真正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,取得了大量的好成绩,第一年就业绩过百万,面试我的顾问也成了我最敬重的老板,生命中的贵人,在这家公司里,我学到了让我终身受益无穷的知识和技能——那段经历,用传奇一词形容,也不为过。


而之前整天给我画大饼的领导,很快公司就被收购,行业被重组,她们都要被扫地出门,经历着和我之前一模一样的遭遇:被公司百般刁难,天天打压,处处给气受,为的就是让她主动离职,不想开除解聘,不给赔偿金。


所谓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,我想她们当年对我,以及对其他类似的底层同事那般态度时,绝对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吧。


回头看,离开那家公司,并遇到后来的老板,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没有之一的决定。

 

在我刚入职场被外企的碧池上司拼命打压的时候,我在心里默默发了个誓,我这辈子,都不要让第二个人,敢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。


这个誓言几乎成真了,在经历过那家公司后,基本没有人再有胆量当我面说出类似的话了。除了在若干年后,有道的某位low逼小经理觉得自己特牛逼快要上天了,在我换团队入职的第一天就给我立下马威,说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,那种屈辱,颜面无存的感觉时隔多年又涌上了我的心头。


可惜那时候我已经不是职场菜鸟了,没那么好忽悠,而且我是真正的有恃无恐,所以我立刻就想不干了,可就去你妈了个逼的吧。


但因为毕竟是个女上司,我表面上还是保持了我最大的风度和礼貌,没有当面让她滚蛋,而是默默拟好了辞职信,并且发誓这辈子,都再也不要给别人打工了。


后来我就真的再也没给别人打工过。


目前来看,我做的起码还不错,自己的公司业绩还行,按时纳税,持续为广州的GDP做着贡献,顺带解决了一部分的就业问题。


所以当我看到最近的社会热点时,不禁在想。


我刚毕业时候,虽然是所谓的白领工作,但我也只能住得起民房(那种最差最便宜离市中心最远的房子),吃的都是最便宜的全家便当,每天要换乘两趟公交+地铁,折腾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公司。


我真的是社会的最底层了。


那么现在这些所谓的底层人群,在他们当中,会不会有人像当年的我一样,怀有远大志向,带着强烈的野心与渴望来到大城市,想要做出一番事业,想要对这个国家和社会做出一番贡献?


而在未来,他们当中,会不会也有人像我一样,真的发挥了自己的才能,得到了属于自己的机会,开创了自己的事业,慢慢朝着理想越来越近?


这一切,我们都无从得知了。


写出我的这段经历,并不是为了发牢骚,或者鼓动大家怎么样,我只是希望各位能牢记。


不论是怎样的蚁族,怎样的社会底层,不论你遭受到了怎样的巨大打击,我希望你对自己的自信都不要动摇哪怕一丝一毫。


即便这是盲目的自大,但这也比你的动摇和怀疑要好的太多。


谁知道呢,在未来,说不定就会出现属于你自己的机会。


大家好好加油!

 

评论回复

  1. 回复 头条新闻

   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

  2. 回复 头条新闻

    文章不错支持一下吧

  3. 回复 代寫essay

    非常好的文章,赞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