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碗梅菜肉

我不知道一碗梅菜肉只是拿来看的。

小时候家里苦,很少吃到肉,当时,偶尔能够看到

尤其是梅菜肉,家里只要请大工(手艺人)来家里做活,比如做灶台或者猪棚,都是能看到梅菜肉的

妈妈做的梅菜肉很诱人,在深黑色的梅菜中间,总有几块油光满面闪闪发亮的焦黄色的肉片覆盖在豆腐中间。

8岁的时候,我根本不知道梅菜肉是拿来看的,既然在桌上,那就应该吃掉,于是我就把筷子伸过去。每当这个时候,妈妈手上的筷子就会立刻变长,而且快速地刷过来,打在我的手背上。

令我奇怪的是,但凡我家里请大工,每次都会在桌上看到梅菜肉,无论这个大工在家里做几天的工,这碗肉都在,它一直会闪闪发亮地立在白菜、萝卜丝或者豆腐中间。

只要梅菜肉在场,所有的其它菜肴都会黯然失色!

我想吃它,因为它总是那么耀眼!

有几次,我趁妈妈出门,去厨房偷那碗梅菜肉,但总是没成,我翻过所有能够到的罐子和水桶以及橱柜,都没有,锅里也是空的。

我常想,大工为什么不插筷子去吃那碗梅菜肉呢?

如果他动手,我跟去吃一块必然顺理成章。

但是,他没有。半个月了,妈妈无数次请他“师傅,您吃肉”,他也总是笑笑回答,好,好,吃,吃;于是我捏紧筷子,做好随时征战的准备;然而,他说完之后,总是低头,夹几块豆腐低头吞饭。

妈妈的客气总是不绝于耳的,每次上桌,妈妈都会说,师傅,您吃肉!

我的每一次乘胜追击的准备都是落空,那碗梅菜肉总是闪闪发亮,而且岿然不动!

终于又一次,趁妈妈在桌上走神,我夹起筷子,干掉了那块最亮的明星!

也正是那一次,妈妈把我摁在厨房里打了半个小时,两块屁股被打出了富士苹果的气质。

妈妈打完了坐在地上哭

哭声中听见,“梅菜肉是拿来看的,拿来看的,不是吃的,师傅们是不吃的!”

然后她继续哭,坐在地上,用围裙抹泪,她捏着围裙告诉我,以后去亲戚家做客,桌上的肉,如果放梅菜,你是不能吃的。肉里放了梅干菜,它就不会馊,可以存放很多天,那个肉,是敬客的,不是请客的,不能随便吃!听到了没有?

多年以后,这个声音依然在我耳边回荡-----那个肉,是敬客的,不是请客的!

这个回荡的声音,一直萦绕到我50岁,萦绕到妈妈已经苍然老去!

50岁,才明白妈妈哭声中的内容-----

如今,远道回家,尤其是过年,妈妈总会端出一碗梅菜肉,笑笑地夹给我,放到我碗里,然后,喏喏的说,吃,吃,有的,有的,吃点孩子,然后,他就抹泪!

我不敢看她,我记得我8岁时候的那一场哭,我低头吃,泪流满面!

今天,妈妈80岁了!

杜子建。


评论回复

  1. 回复 头条新闻

   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

  2. 回复 八角网赚站

    哎,那时候的人们哪

  3. 回复 代寫essay

    真好的分享,赞赞。